丘忌芊

镜中影(双晴明)



*根据手游剧情的脑洞。作者目前还卡在黑晴明那里,所以这就是个纯脑洞,与手游与原作剧情不符请勿吐槽

*灵感来自D.grayman(涅亚与马纳梗)

*中二病娇向

*作者有病



【00】

传说平安京在很久很久之前曾是一个阴气极盛之地,直到一位阴阳师前来拯救了笼罩在黑暗之中被妖怪蚕食的人们。

据说那位阴阳师活了千年之久。



【01】

他曾是一位普通的小男孩。

他喜欢在夏天的时候和邻近的小伙伴们一起到山上去放风筝,或是到河里去抓螃蟹。他喜欢在冬天的时候裹上好几层棉袄在雪地里打滚,和朋友们比赛谁丢雪球丢得远。他还喜欢偷偷抓漂亮小女孩的辫子,再看着她们嗔怒的小脸哈哈大笑。

只是,他有一头不普通的白发,生在不普通的家庭,并从出生起就注定要当一名阴阳师。

其实他一点也不喜欢阴阳师这个职业。他讨厌画那些繁琐的符咒,也讨厌记诵那些晦涩难懂的咒文。比起咒术的修行,他更愿意习武,然后去当一个武士保家卫国。那个年纪的男孩子似乎都对武士有种莫名的憧憬。

“阴阳师也能保家卫国哦。”

“真的吗?”小男孩怀疑地向妈妈嘟起嘴。

“真的哦,并且阴阳师还能做到武士做不到的事情呢。”妈妈温柔地摸摸他的头。

“不可能!武士是无所不能的!”小男孩一下子生起气来,鼓起腮帮子扭过头去不看妈妈。妈妈笑出声来。

小男孩觉得妈妈是在取笑自己,于是他更生气了。

虽然听上去很荒谬,但小男孩一直这么认为——武士是无所不能的。强大的,帅气的武士总能拯救所有人成为英雄。要是我也能成为这样的武士就好了。

小男孩一直这样想。




直到那天黄昏他抱着从河里抓来的螃蟹,满脸泥水地回到家。螃蟹不安分地在他的手臂上乱动,时不时还用钳子掐他几下。有丝丝血珠渗出皮肤滴进地面,空气中有微弱的血腥味。他没在意。

然后血腥味越来越浓,他逐渐开始感到不对劲了。夕阳的光照在门前的台阶上。好像血。

男孩不安起来。他加快脚步,鞋也没脱便冲进了大门。日式宅邸内充斥着异样的妖气,纸门被强行拉扯出门框,榻榻米也变得破破烂烂,俨然是战斗后的痕迹。

而男孩的爸爸妈妈早已不见。

是迷失在黄昏中了吗。男孩担心地开始寻找。他跑过街道,翻过山丘,跨过江河,却始终没能找到父母的踪迹。男孩怀里的螃蟹一下子掉下来,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掉在地面支离破碎,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恢复原状。



【02】

男孩孤独一人在黑暗阴冷的宅邸里忍饥挨饿度过了两天后,地方的官员才带着他的武士姗姗来迟。小男孩匍匐在地,虚弱地抓住武士的衣角哀求道,请找回我的爸爸妈妈吧。

武士只是摇摇头,给了他水和食物后苦笑着说,这个我办不到。

“为什么?”男孩依然抓着他的衣角不撒手,“武士不是无所不能的吗?”

“怎么可能,”武士叹了口气,“你的爸爸妈妈是被妖怪袭击了。武士是打不过妖怪的。”

男孩的手一下子垂了下去。

“退治妖怪,是阴阳师的工作。”

闻言男孩猛地抬起了头。

阴阳师可以退治妖怪。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成为阴阳师之后就可以找回爸爸妈妈了?

“那这样的话,”他嘶哑着嗓子开口,“就让我来成为平安京最强的阴阳师。”




【03】

接下来的时光里男孩兑现了他的诺言,每天拼命修行,成为了一名力量强大的阴阳师。他拥有了数量庞大的式神,也帮助了许许多多的平民百姓。人们尊称他为——平安京的天才阴阳师,安倍晴明。

但他却始终没能找回爸爸妈妈。

不仅如此,随着他的力量日渐增强,他便越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偶尔他脑海里会出现另一个声音,眼前会冒出一些陌生的记忆断片。他还开始做梦,那些梦就像是断断续续的故事情节一般,仿佛为他播放着其他人的记忆。记忆的主角永远是男孩,那些男孩或是被人束缚在法阵上被拉扯灵魂,或是被绑在棺材里被割去血肉,不管哪一种都惨不忍睹。

“您很强大,也很善良。”

“所以,请为了我们而死吧。”

“这是为了弱小的人类能够在妖怪横行的世间生存。”

“这是正确的,这是大义。”

“这就是这世间的阴阳之理。”

他听见对男孩施虐的人这么说。

看吧,他们对你做的就是这样的事。

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炸得他头痛欲裂。

“……我可不记得有被做过这种事。”

他忍着痛回答道。

那声音冷笑了一声,是吗?

“我在他那么大的时候,每天都在河里捉螃蟹。”

那真的是你吗?

“当然。”

自己去验证一下如何?



【04】

这一次的梦境是他自己的记忆。

那是多年未见的景象。盛夏的阳光直射在他身上,空气中满是水和泥土的气味,蝉在草丛中不知疲倦地鸣着。耳边传来男孩子稚嫩的欢笑。他抬眼,儿时的伙伴们衣服上沾满了泥水,正试图用从家里带来的麻绳将螃蟹脚捆住。他们中间隔了一条河。

“xx,快来,我们一起来比赛谁抓的螃蟹更多吧!”

“xx,别在那里发呆了!”

他们的一言一语在他耳里都十分清晰,连口音也是他所熟悉的那一种。

但每当他的名字被提到时就变得模糊不清。

“xx,快过来吧!要丢下你了哦!”

他莫名不安起来,仿佛儿时抱着螃蟹却迎来一屋子的血腥气时的绝望。叫我的名字,别叫我xx,我叫晴明——他想这么说,却如鲠在喉,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男孩们的身影渐渐远去。

他想跟上去,河里却突然伸出手来抓住了他的脚。他低头看去,自己的倒影向他坚定地摇头。

不行,你不能去。

倒影开口,是和梦中一样的声音。他惊异地看着自己暗色的倒影,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你啊。

他伸手去触碰河中的自己,却碰到了硬邦邦的像是铜镜一般的河面。盛夏的热气在空中蒸发,他打了个冷颤。

“你究竟是谁?”

镜中影动了动,冷笑了一声。

你竟然都想不起来了吗。

你听说过拯救平安京的阴阳师的故事吗?

“那个活了千年的阴阳师?”

影子点了点头,不过人是不可能活一千年的,普通来说。

“……那是怎么回事?”

一千年以前,那位阴阳师拯救了平安京。他的力量很强大,当时几乎没有妖怪敢接近平安京,人们的生活平和而幸福。

但是随着阴阳师渐渐老去,人们开始害怕一旦阴阳师死去,平安京便会回到以前的状况,他们会再次被妖怪蚕食,活在绝望之中。

于是人们将那位阴阳师的灵魂困在世间,强迫他转生。

记忆深处仿佛有什么被唤醒,一股寒意顺着他的脊背往上爬。晴明猛地捂住耳朵。

“别再说了。”

人们还试图啃食那位阴阳师的灵魂和他的转世的血肉,想要从中获得力量以从妖怪手中保护自己。

“别再说了!”

他的转世就是那些男孩们。

你也是其中一个。

“都告诉你别再说了!”

晴明一拳打在河面上。河面上出现细小的裂缝,黑色的影子变成扭曲的一团。

呵,影子冷笑,终于想起来了吗。

你也曾遭受过非人的虐待,还被植入了虚假的记忆。

被这样对待的你,难道不憎恨人类吗?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样的。”

他大口呼吸着,试图平复自己紊乱的心绪。

不,你错了,影子说道,人类都是那样的。你知道为什么在你小时候你的母亲会教导你“不要违背阴阳之理”吗?

就好像她知道你今后很有可能会做出逆转阴阳的事情一样。

“……教导自己的孩子不要做错事,不是很正常吗?”

因为就是她剥开了你的灵魂和骨肉送给人们。

“……”

看吧,你无法否认,因为这就是真相。

人类就是这样丑陋而自私。

他们对你做了不可饶恕的事。

都是人类的错。

“闭嘴。”

为什么你一定要被他们吞食呢?

为什么你一定要牺牲自己呢?

因为他们口中虚伪的“大义”和“阴阳之理”吗?

河中的影子咧开嘴笑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把这个世界的阴阳之理推翻吧。

“……我不会这么做的。”

不,你会的。

因为我会这样做。

而我,就是你啊。

“……不对,不对。”

晴明极力否认,但他感到自己大脑一片混乱,胸腔中仿佛有气流乱窜。他一只手撑在河面上不让自己倒下去。

你还在否认什么呢?

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吗。

影子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晴明颤抖着双手,视线模糊。似乎有扭曲的意识流入了他的身体, 晴明全身一阵剧痛。他手臂一软,瘫倒在河面上。

在剧痛和朦胧的意识中,晴明突然有了一个荒唐而疯狂的想法。

“……不,你不是我。”

他挣扎着说道。

“就算以前是,只要分开就不是了。”

然后仿佛梦境结束了一般,镜一般的河面碎成一片一片,黑色的影子也随之碎裂,远去。

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你确定在一次又一次被加害后,还要保护人类吗?

“因为我认为该这么做。”

……你会后悔的。

“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05】

当晴明醒来时,黑夜山的山顶阴冷而潮湿。他慢慢从草地上坐起身来,仰头看着满天的繁星,头脑一片空白。



end.

评论

热度(29)

  1. 🐋💨🌧☁丘忌芊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