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忌芊

午觉 17岁组粮食向 主米屋、出水

*漫画world trigger境界触发者粮食向无cp同人,队人物的一切权利属于作者苇原大介。

*两个思春期的无忧无虑的巴嘎设定。

*从初一开始就同班的弹巴嘎和枪巴嘎设定。

*含对17岁组的进路妄想。

*依旧作者有病。



【01】

学校的保健室里新来了一位医科大学的美女实习老师。

当这个消息传到米屋阳介和出水公平耳里的时候,他们俩立即一脸兴奋地趁下课赶到保健室想要一睹芳容。那里已经被同样兴奋的男生们围得水泄不通。出水和米屋凭蛮力挤到前几排,在攒动的脑袋之间踮起脚尖,透过男生们凌乱的发丝窥见美女老师的脸。

美女老师留了一头乌黑的长发,身材纤细,长了一张温柔的脸。确实漂亮,出水和米屋交换了一个惊艳的眼神,然后便被身后冲上来的一大堆混小子们挤出了人群。

郁闷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米屋和出水对那一群额头上明显写着“思春期”的男生们做了个鬼脸。然后这两个额头上同样写着“思春期”的17岁少年便一边讨论着下午要不要以防卫任务的名义翘课来保健室睡午觉,一边悠闲地走向食堂。


【02】

男子汉出言必行。当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开始慢悠悠地发试卷时,出水果断地举起手,学着自己某位鸟窝头帅哥后辈一本正经地胡诌说自己和米屋接到了防卫任务。白发苍苍的资深数学教师推了推眼镜,颤巍巍地点头答应。然后出水毫不犹豫地重重一掌拍在前桌打瞌睡的米屋后背上,不理会对方的起床气将其拖出了教室。

好痛啊弹巴嘎你干什么,米屋龇牙不满地说。枪巴嘎你还敢不满,出水说着又一掌打在米屋的后背,我可是把你从数学考试里救了出来。一来二去这两人便打闹起来,一路勒脖子掐脸糊里糊涂地到了保健室。

最后满身淤青,衣衫不整的米屋和出水如愿以偿地躺在保健室的床上,看着窗边的美女老师傻笑,慵懒得就像两只猫。午后的阳光像金色水浆般肆意泼洒,或许是躺久了躺出了倦意,不知不觉间两人都以诡异的睡姿睡着了。待到睁眼时已经是黄昏,被门卫大叔催着下班的美女老师抱歉地向他们说明了情况,叮嘱了几句后便道别了,留下还一脸睡眼惺忪的米屋和出水。



【03】

那之后他们便像是上瘾了一般,坚持每天翘课去保健室报道。时间一长,饶是好骗程度和边境No.3攻击手有得一拼的和蔼数学老爷爷也不得不起了疑心。最终班主任打电话向边境本部确认米屋和出水午后没有防卫任务后,将他们俩叫到办公室狠狠训斥了一顿并剥夺了他们去保健室睡午觉的权利。

虽然去保健室和美女老师相处的时间就到此为止了,但不知不觉间午睡已经成为了习惯。一到下午米屋和出水就容易犯困,到头来还是以不同睡姿打起了瞌睡,落得一个被罚在教室外提水桶的下场。

但实际上,两个水桶对米屋而言根本不痛不痒,对出水来说虽然略重但也没到提不动的程度。因此两人该犯困的时候还是照旧犯困,就连在数学高考进行到一半时也照常午睡。你们两个笨蛋,听说了这件事的三轮秀次冷着脸吐槽道。两个当事人倒是一脸无所谓。反正也不会做,米屋说着打了个哈欠。出水接着也打了一个哈欠,反正也做完了。然后两人以高频率的神同步脸朝下趴在桌子上,开始打鼾。

……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叹了一口气,三轮丢下这两个养成了坏习惯的瞌睡星人回到了自己的考场。




【04】

最后高考成绩出来后,三轮出水米屋三人的成绩ABC排得很整齐。三轮怨念地盯着自己唯一没能拿满分的国语,出水得意地在自己满分的数学那一项旁画了一大堆小行星,米屋看着自己刚刚跨过及格线的总分鼓掌欢呼。

拿到成绩后便是家长会,填志愿,然后就是等待大学录取通知书。三轮选择不上大学专注于边境的防卫工作,成为了继迅悠一之后的第二位实力派无职。出水在父母的建议下进入了三门市立大学,米屋则走了太刀川庆的老路,以“边境推荐”的方式溜进了同一座大学。同样进入三门市立大学的还有奈良坂和辻,不过他们两个是高二时就确定保送的。

再之后便是选专业。出水拿着手里的专业一览表迷惑地挠着脑袋,米屋在一旁同样一脸迷惑地咬着笔杆。纠结了许久后出水选了看起来比较有趣的建筑系,米屋也懒得再思考就选择了一样的专业。

去教导处交完表格出来后遇见同样去交表格的奈良坂,身后还跟了好几个热心帮他的学姐。可恶的帅哥,出水愤愤地咋舌。米屋伸长脖子瞄了一眼奈良坂手里的表格,然后同样愤愤地惊呼出声,奈良坂你竟然选文学系,难道是看上了那里女生多吗!笨蛋,竹笋王子波澜不惊地开口,只是这个专业比较适合我而已。然后便和米屋出水擦肩而过,完全不理会那两人在自己背后悄悄做的鬼脸。



【05】

事实证明,选择建筑学系绝对是出水人生中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同时也是米屋人生中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出水很适合学建筑,多年的射手经验让他拥有了异常优秀的空间感和计算能力。米屋恰好相反,建筑学所需要的优秀资质他一项都没有。我看你应该去体育系,出水拿着米屋个位数的试卷吐槽道。我也这么想,米屋叹了一口气,要不我明天就去把转需手续办了吧。

快去快去,今天就去,说着出水在米屋屁股上踢了一脚。干什么你这混蛋!米屋抱着屁股怒吼,同时也伸长了腿想要回他一记。这是和枪巴嘎最后一次在一个教室里上课的纪念啊,出水说着把椅子移到墙边远离米屋。

这么一说,这还真是和弹巴嘎最后一次在同一间教室上课。上课几十分钟后,将手中的笔转了个圈,米屋才突然反应过来。

和弹巴嘎同一间教室上课已经有多少年了呢?

从初一开始,1、2、3……米屋难得认真地掰着手指头数数,已经6年了啊,真是够长的啊。想着想着他突然感到一阵困意袭来,抬头一看墙上的钟,果然,到例行的午睡时间了。

光明正大地趴下,米屋向右转头正打算告诉出水老师来了帮忙叫醒自己,却发现出水已经靠在窗户上睡着了。午后的阳光下他的金发有点刺眼,嘴角还挂着一滴口水。机会来了,米屋勾起恶质的笑,伸直腿,在出水的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

你这混蛋!于是安静的教室里炸出一声震耳的咒骂。

……那是什么,路过的辻抱着一大本书指着教室里正进行着追逐战的出水和米屋,以及不知所以然的教授和同学。嘛,不用管他们,身边的奈良坂低下头漠然地整理着自己的文件夹,一直都是这样。

至于今后没法再在同一间教室上课的米屋和出水被系主任狠狠大骂了一顿并被迫贡献了长期的体力劳动作为惩罚但也因此继续了他们深厚的革命情谊的故事,就是后话了。

END.

作者后记:嘛,其实这是文艺欢乐向来着2333

其实我写这篇的时候完全怀着一种“那夕阳下奔跑的背影,是我们逝去的青春”般的中二情怀(正经脸)

主要是因为楼主最近自己要毕业了,大概就会和初一开始就一直在一个班,然后一起考上了新加坡现在还在一个班的好朋有分开了,在这种情况下有感而发就写了这篇文。

希望大家能看的愉快~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