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忌芊

憧憬 岚山×原创女主bg向同人

*漫画world trigger境界触发者bg向cp同人,对人物的一切权利属于作者苇原大介。

*一方暗恋梗。

*大明星与脑残粉的设定。

*原创女主视角第一人称。

*作者有病。



【01】

第一次见到他时我只有10岁。

说是见到,其实也不过是在电视上偶然瞥了一眼而已。彼时的我还无法完全理解他所言到底为何意,只是他稚嫩却沉稳的嗓音,和明快乐观的笑容,让我记住了他的脸。

我始终想不起他的名字,只记得他有一头黑色的羽毛短发,翠绿的双瞳和阳光般灿烂的笑。在那之后我也曾无数次地在电视上看到过这张脸,隔着一层液晶屏看着他从稚嫩到成熟,以及他那亘古不变的开朗笑容。他的笑很具有感染力,每次看到他眯起的双眼和咧开的嘴角,我都会心情愉快。

好几年过去了,不知为何我依然没有记住他的名字,或许是因为我太专注于他的笑脸了吧。直到我14岁那年的冬天,他的名字才终于被我从大脑里沉睡的潜意识中唤醒,并深深铭刻在心里。

我满脸灰尘地从废墟中抬起头,第一次不通过液晶屏幕直直撞进了那翠绿的双瞳里。他隔着一层灰色氤氲向我伸出手。

当我握住他厚实温暖的手掌时,突然毫无由来地想起,他叫岚山准。

那一刻我只觉得他猛地发出耀眼的光,连带着他周遭的一切都变得明亮起来。或许那时我就已经知道了,他是我将来憧憬了十几年的人。

之所以将我的感情叫做憧憬,只不过是因为我不愿称其为“单相思”或是“永远无法修成正果的暗恋”罢了。憧憬,比喜欢更深刻,比爱更遥远,我对岚山先生的感情,就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持续了十几年。



【02】

我曾一度很鄙视那些为了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而极度疯狂的追星族。幼稚而愚昧,我在心里这样评价她们。在那时的我看来,在明星身上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和感情都是不值得的。

那时我完全没想到后来的我会变成自己口中所谓的“追星族”且一点也不后悔,尽管岚山先生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明星。自从14岁那年被他从废墟中救出来后,我便一发不可收拾地加入了他的脑残粉行列。从那时起我变成了父母亲戚口中的“不务正业的学生”,天天守在电视电脑前一遍一遍地看岚山队的宣传节目录像带,房间的墙上贴满了他的海报,柜子里摆满了他的周边,认识了一大群同为他的脑残粉并和她们以姐妹相称,连说话也三句不离“岚山先生”。我开始逐渐了解他,详细到可怕的程度。我知道他的身高体重生日星座血型,我了解他性格开朗品行优良,我熟记他的触发配置和作战方式,我清楚他一天不见弟弟妹妹就会萎靡不振,我熟悉他的五官眉眼,甚至他笑起来时眼角弯曲的精确弧度。

他比我大5岁,但他就像一个小小的孩子,赖在我心里再也不出来。电视上看到他的黑眼圈会让我心疼很久,他受伤的场面会让我惊恐地闭上眼睛——尽管我知道那只是trion体。

和我一度唾弃的“追星族”比起来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但我不后悔。在喜欢他的日子里,只要了解到一丁点关于他的信息,我就会很开心。只要听到别人对他的称赞,遇见一个同样喜欢他的人,路过一个他代言的商品店,甚至只是远远地眺望一眼他的基地,我的内心就会被幸福感所盈满。

我通过推特脸书将自己的感情告诉全世界,岚山先生,我爱你,至死不渝。



【03】

姐妹们每天都会发一条推特,向他道晚安,并甜蜜地称呼他为“准准”。和她们不同,我一直唤他为“岚山先生”。并不是我讨厌肉麻的叫法,我这么做是出于尊敬,也是出于理性。

我只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女孩,这一点我自己再清楚不过。从小亲戚对我的评价就停留在“乖巧”这一层面上。他们口中的乖巧也就是在说,这孩子长得不算漂亮,头脑也不算聪明,看着有点呆板笨拙,唯一的优点恐怕就是懂事,不会给父母添麻烦。然而在我喜欢上岚山先生后,这一优点也被亲戚们抹去了。或许我的优点也就剩下有自知之明这一点了。

也就因为这一点,我很清楚自己不是岚山先生的谁。他有自己的家人和队友,将来还会找到美丽温柔的妻子,剩下可爱聪颖的孩子,然后安度晚年。他的生命中,恐怕没有我的一席之地,能够充当过路人已是最大的幸运。而我,今后也会结婚生子成家立业,走上和岚山先生毫无交点的人生之路。

我爱你,岚山先生,你要相信,我比任何一个人都要爱你。

可我终归,得不到你。

每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心里总会泛起一阵一阵的酸楚,眼眶内也跟着传来灼热的痛感。我看着手机里逐渐模糊起来的岚山先生的笑脸,突然觉得这一层薄薄的可恨的液晶屏隔开了两个世界。



【04】

记不清是在哪本书上看到过,爱一个人就会不自觉地想要变得更优秀,更优秀,想要和他一起工作。现在看来,那本书的作者并不完全正确,因为这样的结果并不只是由“爱”引起的,憧憬似乎也会达到同样或更加剧烈的效果。

当我把border入队申请书交给父母时,他们表示了强烈的反对。因着我天资不足无法成为战斗员,他们并不是担心我的安危,而是担心我会因border的事务而影响到我那原本就平庸的学习成绩。尽管最后他们好歹还是在申请书上签了字,但我还是免不了被一顿说教。

“你就那么喜欢那个岚山吗?为了他还要放弃学习加入border?难道他比你的学习,你的未来更重要?你为了他,可以那么疯狂?”

我没有反驳,也不想反驳。我并不在意其他人怎么看我或是怎么说我。不论如何我都会一直憧憬着岚山先生,其他人要怎么认为怎么评价都是他们的自由,与我毫无关系。我管不了,也不想管。或许是对岚山先生的这份憧憬让我变得顽固,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是错的。或者说,就算是错的也没关系。

不论对错,我对岚山先生的感情都不会变,这大概是我对自己抱有的唯一的自信了。



【05】

在我成为了border的中央操作员的一名后,我的生活就变得繁忙了起来。几乎是每天家,学校,基地三点一线,忙到焦头烂额,身体状况连着学习成绩一起每日愈下。我加入后也从没遇见过岚山先生,或许是因为他工作繁重而我又一直待在通讯室里吧,我们并没有相遇的机会。但我却很开心,因为在通讯室里工作总给我一种离岚山先生很近的错觉。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会见到的,我想。

见到岚山先生的时候该说什么呢?

我很久以前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了,到现在我用以记录答案的小本子里已经写满了不下几百种可以让我显得优雅高贵的问候语和开场白。但它们最后都被证明毫无用处,因为我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就已经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相遇总是在我意想不到的时候发生。那时的我刚从厕所里走出来,领带系得有点凌乱,头发也油油的,就在那样的情况下我猝不及防地遇见了和迅先生并肩走来的岚山先生。他对我笑了笑算作打招呼,我想要以笑容和之前记录下来的问候语回礼,却发现头脑一片空白,莫名其妙地湿了眼眶,颤抖着双唇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只是硬生生挤出了一丝微笑。

岚山先生就这样和带着奇怪表情的迅先生一起和我擦肩而过,走得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视野里。

那时的我一定很丑吧,几分钟后我呆在原地苦笑着想,并且岚山先生大概已经忘了我了。

如果再遇见岚山先生一次,我想我会做得更好。

然而那是我最后一次遇见岚山先生。



【06】

高中毕业后我选了医学专业并开始了全新的课程和人生。那时的岚山先生已经23岁,已经过了trion器官最旺盛的年龄,于是他也退居后台,在border媒体对策室工作。也就是从那时开始,我在电视上看见岚山先生的频率渐渐小了。忙碌间几年过去,大学毕业后我在父母的建议下从border辞职,开始从事自己在大学里刻苦钻研的医学工作。

我在长大,岚山先生也在长大。当初那个被我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孩子,现在已经是独当一面的成熟男人,而我也已经走上了独属于自己的人生轨道。岚山先生已经成为我心底的一本泛黄褪色的少女日记,我小心翼翼地保存着它,不再提起。姐妹们也渐渐断了联系,各自为自己的人生而奔波。

我本以为岚山先生已彻底成为我年少时的回忆,但当28岁的我时隔多年再次在电视上偶然瞥见他的时候,我突然就激动地泣不成声。隔着模糊的泪帘我看到岚山先生眼角细微的皱纹和鼻翼两侧的纹路,以及成熟而令人安心的笑容。33岁的岚山先生有着一双沉淀了岁月的翠绿双眼,但我却没由来地想起了18年前我第一次看见的岚山先生那双清澈的翠绿双瞳。泪眼模糊中15岁的岚山先生与33岁的岚山先生相互重合,我抱紧自己颤抖的身体。

我本以为已经忘记了的人,他一直在我心底,从未离去。我本以为已经彻底成为回忆的人,我还是一直憧憬着他。

原来年少时我并没有对这个世界说谎。我爱他,依然爱着他,并且今后也会一直爱下去,至死不渝。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