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忌芊

【业樱】海鸥

*漫画暗杀教室业樱cp向同人,对于人物的一切权利属于作者松井优征。

*关键词:夏天 梦

*一时兴起之作。

*BE向结尾。

*另一篇《已死》的背景借用。

*故事发生在E班毕业两年后,中村莉樱17岁,赤羽业17岁。

*作者有病系列。

《已死》传送门:http://maxwunan.lofter.com/post/1e28585c_c26eef3



【01】

时值夏天,蝉不知疲倦地鸣着,遥远的太阳透过玻璃窗照进室内。更近的是少女平静的呼吸声,更耀眼的是她披散的金发,以及嘴角勾起的微笑,若有若无。

“在看什么?”

突然响起的少年音似乎吓了她一跳,中村莉樱迅速地将书收到背后,但眼尖的赤羽业还是窥到了封面上的标题。

“《海鸥》……真意外啊,”赤羽业轻笑着坐在她对面,“你竟然会看这么文绉绉的东西,我还以为一定是小黄书呢。”

“别用你肮脏的思想去揣测别人,”中村莉樱摇头晃脑地转着手中的笔,“我可一直都是文绉绉的。”

“少说瞎话,”赤羽业翻了翻白眼,却同时打起了哈欠。中村莉樱在《海鸥》后噗嗤一声笑出来。

“喂,你刚才笑了吧。”

“没——噗——”

“肯定笑了吧。”

“哈哈哈哈——真没有——”

“还敢不承认!”

赤羽业恼怒地站起来,一手抓过中村莉樱手上的书。

“喂,快还给我——哈哈哈——”笑得眼泪直流。

“你不笑了我就还给你……”

少年少女的打闹嬉笑声在酷热中渐渐消散。



【02】

“我就说你怎么会看这么文绉绉的东西,”赤羽业百无聊赖地撑着下巴看着中村莉樱在书上勾勾画画,“原来是戏剧表演啊。”

“闭嘴。”中村莉樱乜了他一眼,“你影响到我背台词了。”

“你都背了那么多英语单词,这点台词算什么?”

“这根本是两码事。”

丢下一句话后中村莉樱便又自顾自地埋首在《海鸥》的书页之间。喝完最后一口草莓牛奶无事可做的赤羽业挠了挠头,将脑袋凑到她身边。

“你演妮娜·米哈伊洛夫那?”

“一看不就知道了。”

“噗——”这次换作赤羽业笑出声来,“不会吧,你的个性和妮娜一点都不像啊——”

“吵死了——”用笔杆狠狠地敲了敲他的头,“我还要集中来着。”

摸了摸被敲的地方,赤羽业痛得龇起牙,决定老老实实呆一会儿。盛夏的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草丛中的蝉鸣仿佛一支永不停止的歌。就连翻动书页的动作,笔尖与纸的摩擦都增添了几分热意。

终于中村莉樱啪地一声合上书。

“啊不行,没法集中啊——”说罢瞪了赤羽业一眼,“都是你的错。”

“关我什么事。”迷迷糊糊地打了个哈欠。

“不行,你得负责。”蛮横地摇晃着快要进入午睡的赤羽业。

他被摇得头晕脑胀,只好举双手投降。

“好好好,我负责,我带你去一个能集中的地方。行了吧?”



【03】

当带着咸腥味的海风吹起中村莉樱的头发时,西边的天空已布满金红的晚霞了。她提起鞋,光着脚向海边小步跑去。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海鸥成群结队飞起,在海平面之上向四面八方散开来,白色的毛被涂上了金黄的色彩。

赤羽业慢悠悠地走到中村莉樱身后时她已经站在那里凝视着海鸥很久了。略带凉意的傍晚的风里夹杂着轻柔的细碎絮语。

“所有生灵的肉体都已经化成了尘埃;都已经被那个永恒的物质力量变成了石头、水和浮云;它们的灵魂,都融合在一起,化成了一个。”

“我记得一切,一切,一切,这个生灵的每一个生命都在我身上重新活着。”

“什么啊,这不是好好地记住台词了么。”赤羽业双手背头走到中村莉樱身边,“感谢我吧。”

“托你的福,接下来的我又忘了。”中村莉樱恼怒地用书脊在他头上狠狠一击,“都说了别打扰我。”

“好痛……”摸了摸被敲了两次的头,赤羽业再次老老实实闭上了嘴巴,静静地听着中村莉樱在海浪与潮汐的冲刷声和海鸥空灵的呼声中轻声背诵着台词。那声音不同于平日里泼辣又坏心眼的她,愈听愈发觉得声线缥缈而遥远,带着点悲凉的意味。

“……中村,”沉默了很久后他终于打断了中村莉樱,“你为什么会选择妮娜这个角色呢?”

夕阳的最后一丝余晖也快要消失了,成群的海鸥从沙滩上起飞,向海和天空的那一边扑闪着翅膀远去了。中村莉樱放下书,仰头看着它们。

“因为我希望自己在低谷中也能抓住希望,存活下来然后获得自由,”她像是在念台词一般低声吟道,“就像妮娜……就像海鸥一样。”



【04】

回到东京的末班车在寂静无人的乡间小道上行驶着,车上也仅有寥寥数人。白炽灯泡下赤羽业看着窗外漆黑的田野,手指骨一下一下地敲打着窗玻璃。

“呐,中村,你说的想获得自由是什么意思?”

“自己想。”这时的她仿佛又变回了平日里赤羽业熟悉的中村莉樱,冲他调皮地眨眼吐舌头,“我们的天才业君这么聪明怎么可能猜不到呢?”

看来她是没有回答的意思了。叹了一口气,赤羽业转过头继续看着窗外的风景,耳边不时传来中村莉樱背台词的喃喃声,和巴士刹车时的轮胎摩擦声。不知不觉间他闭上了双眼。

待他醒来时末班车已经快要到东京了。揉了揉眼睛,赤羽业开口向坐在对面的中村莉樱问自己睡了多久。

没有回答。

“中村?”赤羽业睁开眼,抬起头。

然后他心底一震,猛地瞪大双眼。对面的座椅上空无一人,连带那本《海鸥》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倏地站起身来,向座位前后张望。然后他浑身颤抖地瘫软在窗边,双手抱头,痛声疾呼。

“中村!”

惊雷劈下,赤羽业整个人浑身是汗地摔倒在地。他挣扎着爬起抬头,眼前却浮现出一片火海。

是了,那个时候,中村为了我而死了。

为了我而迈入了火海。

是我害死了她。

他捏紧拳头,眼泪顺着脸颊滑落。



【05】
“啊啊,又是夏天呢。”
年轻的实习生明快地向他打招呼。
赤羽业犹豫了一下,最后挤出一丝苦笑,“是呢。”
“赤羽先生……讨厌夏天吗?”
赤羽业抬头望向玻璃窗外的天空。高楼之间几只灰色的海鸥穿梭着,沿着建筑物的边缘仓促地飞着,似乎想要逃离头顶上的那片乌云。
“嗯。”
“最讨厌了。”

END.

后记:连我自己都觉得这篇看着有点莫名其妙……好吧其实是这样的,《海鸥》是契诃夫的一篇戏剧, 剧中一个乡村女孩妮娜从父母的禁锢中逃出来,在大家都放弃了生活陷入疯狂的时候依然保留希望,梦想着成为女演员。文中莉樱憧憬海鸥和妮娜是因为她没能逃脱大逃杀的命运(《已死》的情节),没能去追求自己的梦想便死去了,然后这一整个故事就是业君在莉樱死后的梦境,嗯,就是这样=3=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