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忌芊

一点碎碎念

我真的不知道那些在主tag发腐的人怎么想的。

你们是真的喜欢恋与的角色吗?你们真的知道什么是同人吗?

所谓同人,就是建立在原作所有剧情与人设之上并在尊重角色设定的前提下衍生出的二次创作。即,不违背剧情与人设。

恋与的四个角色,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设定,直男。也就是说,在你们写他们插其他人屁股或是被插屁股的那一刻起,就是在违背他们的人设。

会去搞基的白起不是白起,或者说,不是恋与里官方拥有的白起。当然,你完全可以凭自己的喜好捏造出一个和白起一样相貌一样性格出性取向之外一样人设的基佬出来。

但是这不是白起。因为真正的白起不会去和一个不熟的没见过几面的男人谈恋爱和他插屁股。在FGO里面,这样的白起不能被叫做白起,顶多只是个Alter.白起。就如同真正的贞德不会去报复法兰西一般,真正的白起也不会去搞基。

当然这并不是说官方歧视同性恋还是什么,这只是因为,白起的人设里,他就是一个喜欢着女主的,情感专一的直男。他不会中途无缘无故放弃自己喜欢保护了这么多年的女主。如果有人把他写成这样,这是对他本身的一种不尊重,甚至,侮辱。

恋与是一个乙女游戏,乙女里的四个男主都是直男,所以恋与本身根本就不存在bl。恋与里的bl感情,包括同人文,写的都不是恋与游戏里的几个角色,而是被捏造出来的和恋与角色拥有一样皮囊一样性格的傀儡人。

这是同人吗?不是,因为这里面描述的人根本不是恋与里的角色,而是经过借鉴后原创改造出来的人物。说严重点,这是在抄袭官方的人设。就算官方不介意,这也只能算作原创耽美,而并非同人文。

最后我想问一句各位写恋与腐的人,请你们扪心自问一下,你们真的喜欢他们吗?不是当成可以任意消遣的纸片人,而是当成有灵魂有情感的人来喜欢,你们真的喜欢他们吗?

如果喜欢,那你们怎么能用你们的文字逼迫他们去做他们不想不愿去做的事,而不是成全他们与他们爱的女孩?

如果喜欢,那你们怎么能够无视他们原本的一切将他们扭曲成你们喜欢的人偶?

试想一下他们如果不是纸片人,而是活生生的你的朋友,你还能不顾他的心情把他强行和他不喜欢甚至讨厌的男人凑一对吗?

我相信他们会对你说:你不尊重我。

如果爱他,就尊重他。

我希望各位喜欢bl的原因不是因为谈恋爱的是两个男人或者说是两个长得好看的男人,而是因为这两个人在一起时是爱情最好的模样。

我希望各位爱角色的方式是让他们在自己笔下活得熠熠生辉,而不是被扭曲了的人偶。

如果你实在接受不了正常性向一定想把自己喜欢的角色掰弯,请你自便。就如同直男也有可能被掰弯,白起也是可以被掰弯的,但这个人不会是李泽言,不会是许墨,也不会是周棋洛,因为他们四个,都是直男。

你大可以写一篇白起如何与女主因为各种误会各种现实阻力而终错过,最后白起遇到了一个各种对他好对他温柔小心翼翼呵护他给他关爱为他可受可攻的原创基佬,白起和基佬经历了重重困难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阶级信任最后白起打开心结接受了这个基佬的故事——当然,请打上原耽tag。

最后,看到主tag写腐的人,骂只会让我们降到和他们一样的格调,提醒或是举报,是最有效的办法。

就这些。

没有一点点防备,原本在阴阳师里非到不行的我被突如其来的欧气熏晕了。。。
果然触发才是真爱!!!

有一种感动 叫终于拿到了低保。。
上个2400要死要活的😂😂😂

论抢不到一速的后果+我结界突破/斗技的日常。。。

都是骗人的。。。我一个ssr没有。。。也就能在网站上找找存在感了

再加一句,嗯,我46级了,第一个ssr是辛辛苦苦换来的两面佛。



谁比我非?

重温剧情到这里的时候实在忍不住笑了。。。钉宫理惠的声音再加上这台词,简直和小南一,毛,一,样!
孟婆太萌了哈哈哈哈~

镜中影(双晴明)



*根据手游剧情的脑洞。作者目前还卡在黑晴明那里,所以这就是个纯脑洞,与手游与原作剧情不符请勿吐槽

*灵感来自D.grayman(涅亚与马纳梗)

*中二病娇向

*作者有病



【00】

传说平安京在很久很久之前曾是一个阴气极盛之地,直到一位阴阳师前来拯救了笼罩在黑暗之中被妖怪蚕食的人们。

据说那位阴阳师活了千年之久。



【01】

他曾是一位普通的小男孩。

他喜欢在夏天的时候和邻近的小伙伴们一起到山上去放风筝,或是到河里去抓螃蟹。他喜欢在冬天的时候裹上好几层棉袄在雪地里打滚,和朋友们比赛谁丢雪球丢得远。他还喜欢偷偷抓漂亮小女孩的辫子,再看着她们嗔怒的小脸哈哈大笑。

只是,他有一头不普通的白发,生在不普通的家庭,并从出生起就注定要当一名阴阳师。

其实他一点也不喜欢阴阳师这个职业。他讨厌画那些繁琐的符咒,也讨厌记诵那些晦涩难懂的咒文。比起咒术的修行,他更愿意习武,然后去当一个武士保家卫国。那个年纪的男孩子似乎都对武士有种莫名的憧憬。

“阴阳师也能保家卫国哦。”

“真的吗?”小男孩怀疑地向妈妈嘟起嘴。

“真的哦,并且阴阳师还能做到武士做不到的事情呢。”妈妈温柔地摸摸他的头。

“不可能!武士是无所不能的!”小男孩一下子生起气来,鼓起腮帮子扭过头去不看妈妈。妈妈笑出声来。

小男孩觉得妈妈是在取笑自己,于是他更生气了。

虽然听上去很荒谬,但小男孩一直这么认为——武士是无所不能的。强大的,帅气的武士总能拯救所有人成为英雄。要是我也能成为这样的武士就好了。

小男孩一直这样想。




直到那天黄昏他抱着从河里抓来的螃蟹,满脸泥水地回到家。螃蟹不安分地在他的手臂上乱动,时不时还用钳子掐他几下。有丝丝血珠渗出皮肤滴进地面,空气中有微弱的血腥味。他没在意。

然后血腥味越来越浓,他逐渐开始感到不对劲了。夕阳的光照在门前的台阶上。好像血。

男孩不安起来。他加快脚步,鞋也没脱便冲进了大门。日式宅邸内充斥着异样的妖气,纸门被强行拉扯出门框,榻榻米也变得破破烂烂,俨然是战斗后的痕迹。

而男孩的爸爸妈妈早已不见。

是迷失在黄昏中了吗。男孩担心地开始寻找。他跑过街道,翻过山丘,跨过江河,却始终没能找到父母的踪迹。男孩怀里的螃蟹一下子掉下来,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掉在地面支离破碎,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恢复原状。



【02】

男孩孤独一人在黑暗阴冷的宅邸里忍饥挨饿度过了两天后,地方的官员才带着他的武士姗姗来迟。小男孩匍匐在地,虚弱地抓住武士的衣角哀求道,请找回我的爸爸妈妈吧。

武士只是摇摇头,给了他水和食物后苦笑着说,这个我办不到。

“为什么?”男孩依然抓着他的衣角不撒手,“武士不是无所不能的吗?”

“怎么可能,”武士叹了口气,“你的爸爸妈妈是被妖怪袭击了。武士是打不过妖怪的。”

男孩的手一下子垂了下去。

“退治妖怪,是阴阳师的工作。”

闻言男孩猛地抬起了头。

阴阳师可以退治妖怪。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成为阴阳师之后就可以找回爸爸妈妈了?

“那这样的话,”他嘶哑着嗓子开口,“就让我来成为平安京最强的阴阳师。”




【03】

接下来的时光里男孩兑现了他的诺言,每天拼命修行,成为了一名力量强大的阴阳师。他拥有了数量庞大的式神,也帮助了许许多多的平民百姓。人们尊称他为——平安京的天才阴阳师,安倍晴明。

但他却始终没能找回爸爸妈妈。

不仅如此,随着他的力量日渐增强,他便越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偶尔他脑海里会出现另一个声音,眼前会冒出一些陌生的记忆断片。他还开始做梦,那些梦就像是断断续续的故事情节一般,仿佛为他播放着其他人的记忆。记忆的主角永远是男孩,那些男孩或是被人束缚在法阵上被拉扯灵魂,或是被绑在棺材里被割去血肉,不管哪一种都惨不忍睹。

“您很强大,也很善良。”

“所以,请为了我们而死吧。”

“这是为了弱小的人类能够在妖怪横行的世间生存。”

“这是正确的,这是大义。”

“这就是这世间的阴阳之理。”

他听见对男孩施虐的人这么说。

看吧,他们对你做的就是这样的事。

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炸得他头痛欲裂。

“……我可不记得有被做过这种事。”

他忍着痛回答道。

那声音冷笑了一声,是吗?

“我在他那么大的时候,每天都在河里捉螃蟹。”

那真的是你吗?

“当然。”

自己去验证一下如何?



【04】

这一次的梦境是他自己的记忆。

那是多年未见的景象。盛夏的阳光直射在他身上,空气中满是水和泥土的气味,蝉在草丛中不知疲倦地鸣着。耳边传来男孩子稚嫩的欢笑。他抬眼,儿时的伙伴们衣服上沾满了泥水,正试图用从家里带来的麻绳将螃蟹脚捆住。他们中间隔了一条河。

“xx,快来,我们一起来比赛谁抓的螃蟹更多吧!”

“xx,别在那里发呆了!”

他们的一言一语在他耳里都十分清晰,连口音也是他所熟悉的那一种。

但每当他的名字被提到时就变得模糊不清。

“xx,快过来吧!要丢下你了哦!”

他莫名不安起来,仿佛儿时抱着螃蟹却迎来一屋子的血腥气时的绝望。叫我的名字,别叫我xx,我叫晴明——他想这么说,却如鲠在喉,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男孩们的身影渐渐远去。

他想跟上去,河里却突然伸出手来抓住了他的脚。他低头看去,自己的倒影向他坚定地摇头。

不行,你不能去。

倒影开口,是和梦中一样的声音。他惊异地看着自己暗色的倒影,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你啊。

他伸手去触碰河中的自己,却碰到了硬邦邦的像是铜镜一般的河面。盛夏的热气在空中蒸发,他打了个冷颤。

“你究竟是谁?”

镜中影动了动,冷笑了一声。

你竟然都想不起来了吗。

你听说过拯救平安京的阴阳师的故事吗?

“那个活了千年的阴阳师?”

影子点了点头,不过人是不可能活一千年的,普通来说。

“……那是怎么回事?”

一千年以前,那位阴阳师拯救了平安京。他的力量很强大,当时几乎没有妖怪敢接近平安京,人们的生活平和而幸福。

但是随着阴阳师渐渐老去,人们开始害怕一旦阴阳师死去,平安京便会回到以前的状况,他们会再次被妖怪蚕食,活在绝望之中。

于是人们将那位阴阳师的灵魂困在世间,强迫他转生。

记忆深处仿佛有什么被唤醒,一股寒意顺着他的脊背往上爬。晴明猛地捂住耳朵。

“别再说了。”

人们还试图啃食那位阴阳师的灵魂和他的转世的血肉,想要从中获得力量以从妖怪手中保护自己。

“别再说了!”

他的转世就是那些男孩们。

你也是其中一个。

“都告诉你别再说了!”

晴明一拳打在河面上。河面上出现细小的裂缝,黑色的影子变成扭曲的一团。

呵,影子冷笑,终于想起来了吗。

你也曾遭受过非人的虐待,还被植入了虚假的记忆。

被这样对待的你,难道不憎恨人类吗?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样的。”

他大口呼吸着,试图平复自己紊乱的心绪。

不,你错了,影子说道,人类都是那样的。你知道为什么在你小时候你的母亲会教导你“不要违背阴阳之理”吗?

就好像她知道你今后很有可能会做出逆转阴阳的事情一样。

“……教导自己的孩子不要做错事,不是很正常吗?”

因为就是她剥开了你的灵魂和骨肉送给人们。

“……”

看吧,你无法否认,因为这就是真相。

人类就是这样丑陋而自私。

他们对你做了不可饶恕的事。

都是人类的错。

“闭嘴。”

为什么你一定要被他们吞食呢?

为什么你一定要牺牲自己呢?

因为他们口中虚伪的“大义”和“阴阳之理”吗?

河中的影子咧开嘴笑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把这个世界的阴阳之理推翻吧。

“……我不会这么做的。”

不,你会的。

因为我会这样做。

而我,就是你啊。

“……不对,不对。”

晴明极力否认,但他感到自己大脑一片混乱,胸腔中仿佛有气流乱窜。他一只手撑在河面上不让自己倒下去。

你还在否认什么呢?

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吗。

影子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晴明颤抖着双手,视线模糊。似乎有扭曲的意识流入了他的身体, 晴明全身一阵剧痛。他手臂一软,瘫倒在河面上。

在剧痛和朦胧的意识中,晴明突然有了一个荒唐而疯狂的想法。

“……不,你不是我。”

他挣扎着说道。

“就算以前是,只要分开就不是了。”

然后仿佛梦境结束了一般,镜一般的河面碎成一片一片,黑色的影子也随之碎裂,远去。

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你确定在一次又一次被加害后,还要保护人类吗?

“因为我认为该这么做。”

……你会后悔的。

“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05】

当晴明醒来时,黑夜山的山顶阴冷而潮湿。他慢慢从草地上坐起身来,仰头看着满天的繁星,头脑一片空白。



end.

日常

*我决定信了产什么粮出什么的玄学

*漫画境界触发者与手游阴阳师相关同人,对人物的一切权利属于漫画作者苇原大介与手游运营方网易

*请网易爸爸赐给我一只福山润!请网易爸爸赐给我一只福山润!请网易爸爸赐给我一只福山润!

*鸟南cp向注意

*声优梗注意

*乌丸京介—茨木童子(cv福山润)
*小南桐绘—神乐(cv钉宫理惠)
*出水公平—首无(cv石川界人)
*木崎怜士—大天狗(cv前野智昭)
*休斯—妖狐(cv岛崎信长)




乌丸京介一走进玉狛支部便感到某种毫不掩饰的凌厉视线。他挑了挑眉,环顾了一下客厅。离门最近的是正趴在雷神丸上打瞌睡的林藤阳太郎,他身后是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休斯。沙发对面的茶几上趴着战死在作业沙场上的出水公平与米屋阳介,而负责指挥他们的宇佐美栞则悠闲地坐在休斯身边喝茶。再往里便是接通二楼的楼梯,乌丸京介的徒弟三云修与师傅木崎怜士同时从上面走了下来。前者看到他后立即礼貌地问候:“乌丸前辈早上好!”而后者只是简单地点了一下头。

经三云修这一问候,客厅里的其他人仿佛才发觉他的存在,也纷纷抬起头以各自的方式打招呼,他一一点头回应后便径直走到那凌厉视线的发出者身边。看着难得安静地托腮沉思的少女,乌丸京介叹了口气。

“小南前辈,发生什么了吗?”

“那个……鸟丸,”小南桐绘有些犹豫地开口了,“我今天一直在想……就是……”

“嗯,是什么?”

“鸟丸你莫非是……特殊兴趣爱好的拥有者?”

此话一出,客厅内的所有人包括雷神丸都转过头来以微妙的眼神看着他们,阳太郎鼻子上的泡泡一下子破开。乌丸慢吞吞地思考了一下所谓“特殊兴趣爱好”的具体含义,尽管他从小南桐绘的眼神里猜出了个大概,但他还是发问了:“小南前辈,特殊兴趣爱好是指……”

“嗯……就是很想……被一个……强势的同性……压制的……”小南吞吞吐吐,斟酌着要怎样把话说得隐晦又能让人明白。出水与米屋手中的笔一下子掉了下来。

“……为什么这么问?”

“…其实……”






“你说你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京介是个头上长角的基佬,加拿大人变成了一个带着大尾巴的少女诱拐犯,而弹巴嘎则没了脖子用脑袋跳绳?!”米屋阳介拍着桌子自顾自地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因为你觉得那个梦境很真实就问出来了?哈哈哈哈小南你是傻吗?很傻吧,对吧,弹巴嘎!”米屋边笑边使劲拍着出水的肩,却发现对方难得地没有回应。

“……弹巴嘎?”

“叫谁弹巴嘎你这枪巴嘎,”出水像是条件反射般地回了一句,而后继续皱眉沉思起来,“我只是觉得,好像我也做过相似的梦……”

“……弹巴嘎你脑子烧坏了么。”

“……不,米屋前辈,我也做过相似的梦,”乌丸托着下巴扫了一眼休斯和怜士,“并且好像还不止我们,对吧,休斯,怜士桑?”

“真是无聊,梦只是梦而已。”休斯把头侧向一边,依旧闭着眼睛。

“虽然大家做同一个梦听起来很诡异,但我也这么认为。”玉狛的冷静肌肉向休斯投了一张赞成票。

明明在梦里是一只穿着道袍拿着团扇长着翅膀的不明生物,竟然还能面不改色……真不愧是怜士桑,乌丸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但是为什么会大家做同一个梦呢?”小南晃着脑袋问道,她后脑上的羽毛状呆毛也跟着前后摇摆。乌丸极力忍住想要去揪一揪那根羽毛的冲动,回答道,“小南前辈你知道吗,边境总部基地在平安时代是曾是一个巨大的神社,虽然在大规模进攻的时候被近界民摧毁了,但是数百年来的要说还凝聚在那里。”

“妖气?”小南瞪大了眼睛,一副被吓住的样子。其余人都选择性无视他们,低下头继续各自的事。

“是的,据说那里的妖气会侵蚀人的精神,把活人当宿主,借由梦境来慢慢控制人类,最终将宿主的身体据为己有。”

“诶?那要怎样才能驱除妖气?我可不想被占据身体啊?”小南一下子站起来,慌乱地抱住脑袋。

好可爱,被萌到了的乌丸咳了一下以掩饰自己的失态,“只要小南前辈穿上迷你浴衣,撑上纸伞就能驱除。”

“真的吗?这么简单?”

“对不起,是假的。”

“……诶?”

“全部都是假的。”

“……你竟然敢骗我!”

小南头上的羽毛一下子炸起来,揪住乌丸的脸开始用力拉扯。任由她拉扯自己的帅脸,乌丸顶着一张扑克脸想,梦中穿着迷你浴衣的小南前辈是真的挺可爱的。

下次再随便找个机会骗她穿迷你浴衣吧。(笑)

乌丸默默伸手比了个v。


end.

【业樱】MODE SHIFT

*漫画暗杀教室业樱cp向同人,对人物的一切权利属于作者松井优征。

*傲娇业设定。

*E班毕业两年后设定,中村莉樱17岁,赤羽业17岁。

*浅野学秀友情出演。

*不是秀业秀,不是秀业秀,不是秀业秀!

*含对莉樱的进路捏造。

*作者依旧有病。



【01】

对于浅野学秀来说,赤羽业是全年级最脱离他掌控的人。没有之一。

他的个性就如同他火红的发色一般,张扬不羁而难以预测。迟到,翘课,不穿校服,再加上他原本就不小的名声,使得赤羽业在升上高中仅三个月后便成为了全校的焦点,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群路人对着他指指点点。然后那些倒霉的路人们第二天便会在自己的笔袋里发现蠕动的毛虫,或是在书包里摸出几只脏兮兮的肥老鼠。

浅野学秀在收到好几封类似的投诉信后便气势汹汹地去找赤羽业当面对质。而当事人倒是显得云淡风轻,既不否认自己的罪行,甚至连一句辩解也没有。赤羽业只是耸了耸肩,给出了一个不算理由的理由:“我不喜欢被人评头论足。”

浅野学秀突然想起自己几天前收到的全校学生的《第一学期反馈调查表》。在几乎三千多份问卷中,只有赤羽业一人划掉了“喜欢的东西”那一栏,还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讨厌的东西,其中第一项就是“被评头论足”。想到这里,浅野学秀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你好像有很多不喜欢的东西。”

“不错,”赤羽业点头承认,“我喜欢的东西并不多。”



【02】

“赤羽,理事长找你商量学园祭的事情。”

“诶,不要。”赤羽业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我不喜欢这种事,麻烦。”

浅野学秀叹了口气,“这次美国伯明翰私立高中会在学园祭期间来我校交流,他们指名要你帮忙。”

“什么高中来着?”

“美国伯明翰私立高中。”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

就在浅野学秀已经开始估摸着该找谁来代替赤羽业比较好时,红发少年却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走吧。”

说罢便自顾自地走向教室的门。浅野学秀不解地盯着他的背影,足足花了半分钟才意识到他是答应了,然后便迈步追上他,两人并肩拐进走廊。

教室外一片嘈杂,到处都能听到各班为准备学园祭而争吵讨论的喧闹声。赤羽业突然停下脚步,指着右边的一个岔道说道:“呐,浅野,可以从这边走吗?”

“啊?”浅野学秀疑惑地皱起眉,“可以倒是可以……”

话音未落赤羽业便径直转向右边,浅野学秀嘀咕着“但那样不是会绕远路吗”,跟着他拐进了岔道。

那条岔道偏僻而窄小,此时这里也只有散落一地的纸质资料,和手忙脚乱地捡起这些资料,身穿伯明翰高中校服的金发少女。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浅野学秀拖着下巴试图回想。

就在他努力回想的时候,赤羽业已经上前,一边俯下身帮少女捡起资料,一边用戏谑的语气说道,“在干什么呢,你这蠢……”

话未说完赤羽业便被浅野学秀狠狠地翘了脑袋。“那可是我们的客人啊,”浅野学秀压低声音警告赤羽业,随后转向金发少女,绅士地伸出手,“Are you alright……”

“业!”浅野学秀伸出的手尴尬地僵硬在空中,“你怎么——话说谁是蠢蛋啊你这混蛋!”

看着语气熟络,已经有开始掐对方脸颊趋势的两人,浅野学秀猛然记起,那金发少女也是前E班的学生,名字好像叫——

“好了,快告诉我你来这里干嘛?”

“我倒是想问你为什么在这里,这里很少有人经过的吧?”

“嘛……因为我对中村你的声音很熟悉。”

——中村莉樱。

浅野学秀和中村莉樱同时睁大眼睛。

“干嘛那么一副表情。”

“没有,”中村莉樱摆摆手弯起眼角笑了,“话说业你什么时候也来我们学校玩吧?”

“诶~不要,美国太远了。”

中村莉樱狠狠敲了一下那头凌乱的红毛,“你还敢嫌远!”

“所以说,中村你来我们这边就好了啊。”

看着说话间已经拾起资料整理好并向着目的地前进还边走边打闹的两人,浅野学秀无奈地笑了笑。

——“我喜欢的东西并不多。”

完全交给赤羽应该也没问题吧。这样想着,浅野学秀转身悠闲地向教室走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