丘忌芊

没有一点点防备,原本在阴阳师里非到不行的我被突如其来的欧气熏晕了。。。
果然触发才是真爱!!!

有一种感动 叫终于拿到了低保。。
上个2400要死要活的😂😂😂

论抢不到一速的后果+我结界突破/斗技的日常。。。

都是骗人的。。。我一个ssr没有。。。也就能在网站上找找存在感了

再加一句,嗯,我46级了,第一个ssr是辛辛苦苦换来的两面佛。



谁比我非?

重温剧情到这里的时候实在忍不住笑了。。。钉宫理惠的声音再加上这台词,简直和小南一,毛,一,样!
孟婆太萌了哈哈哈哈~

镜中影(双晴明)



*根据手游剧情的脑洞。作者目前还卡在黑晴明那里,所以这就是个纯脑洞,与手游与原作剧情不符请勿吐槽

*灵感来自D.grayman(涅亚与马纳梗)

*中二病娇向

*作者有病



【00】

传说平安京在很久很久之前曾是一个阴气极盛之地,直到一位阴阳师前来拯救了笼罩在黑暗之中被妖怪蚕食的人们。

据说那位阴阳师活了千年之久。



【01】

他曾是一位普通的小男孩。

他喜欢在夏天的时候和邻近的小伙伴们一起到山上去放风筝,或是到河里去抓螃蟹。他喜欢在冬天的时候裹上好几层棉袄在雪地里打滚,和朋友们比赛谁丢雪球丢得远。他还喜欢偷偷抓漂亮小女孩的辫子,再看着她们嗔怒的小脸哈哈大笑。

只是,他有一头不普通的白发,生在不普通的家庭,并从出生起就注定要当一名阴阳师。

其实他一点也不喜欢阴阳师这个职业。他讨厌画那些繁琐的符咒,也讨厌记诵那些晦涩难懂的咒文。比起咒术的修行,他更愿意习武,然后去当一个武士保家卫国。那个年纪的男孩子似乎都对武士有种莫名的憧憬。

“阴阳师也能保家卫国哦。”

“真的吗?”小男孩怀疑地向妈妈嘟起嘴。

“真的哦,并且阴阳师还能做到武士做不到的事情呢。”妈妈温柔地摸摸他的头。

“不可能!武士是无所不能的!”小男孩一下子生起气来,鼓起腮帮子扭过头去不看妈妈。妈妈笑出声来。

小男孩觉得妈妈是在取笑自己,于是他更生气了。

虽然听上去很荒谬,但小男孩一直这么认为——武士是无所不能的。强大的,帅气的武士总能拯救所有人成为英雄。要是我也能成为这样的武士就好了。

小男孩一直这样想。




直到那天黄昏他抱着从河里抓来的螃蟹,满脸泥水地回到家。螃蟹不安分地在他的手臂上乱动,时不时还用钳子掐他几下。有丝丝血珠渗出皮肤滴进地面,空气中有微弱的血腥味。他没在意。

然后血腥味越来越浓,他逐渐开始感到不对劲了。夕阳的光照在门前的台阶上。好像血。

男孩不安起来。他加快脚步,鞋也没脱便冲进了大门。日式宅邸内充斥着异样的妖气,纸门被强行拉扯出门框,榻榻米也变得破破烂烂,俨然是战斗后的痕迹。

而男孩的爸爸妈妈早已不见。

是迷失在黄昏中了吗。男孩担心地开始寻找。他跑过街道,翻过山丘,跨过江河,却始终没能找到父母的踪迹。男孩怀里的螃蟹一下子掉下来,如同断线的木偶一般掉在地面支离破碎,再怎么努力也无法恢复原状。



【02】

男孩孤独一人在黑暗阴冷的宅邸里忍饥挨饿度过了两天后,地方的官员才带着他的武士姗姗来迟。小男孩匍匐在地,虚弱地抓住武士的衣角哀求道,请找回我的爸爸妈妈吧。

武士只是摇摇头,给了他水和食物后苦笑着说,这个我办不到。

“为什么?”男孩依然抓着他的衣角不撒手,“武士不是无所不能的吗?”

“怎么可能,”武士叹了口气,“你的爸爸妈妈是被妖怪袭击了。武士是打不过妖怪的。”

男孩的手一下子垂了下去。

“退治妖怪,是阴阳师的工作。”

闻言男孩猛地抬起了头。

阴阳师可以退治妖怪。

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成为阴阳师之后就可以找回爸爸妈妈了?

“那这样的话,”他嘶哑着嗓子开口,“就让我来成为平安京最强的阴阳师。”




【03】

接下来的时光里男孩兑现了他的诺言,每天拼命修行,成为了一名力量强大的阴阳师。他拥有了数量庞大的式神,也帮助了许许多多的平民百姓。人们尊称他为——平安京的天才阴阳师,安倍晴明。

但他却始终没能找回爸爸妈妈。

不仅如此,随着他的力量日渐增强,他便越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偶尔他脑海里会出现另一个声音,眼前会冒出一些陌生的记忆断片。他还开始做梦,那些梦就像是断断续续的故事情节一般,仿佛为他播放着其他人的记忆。记忆的主角永远是男孩,那些男孩或是被人束缚在法阵上被拉扯灵魂,或是被绑在棺材里被割去血肉,不管哪一种都惨不忍睹。

“您很强大,也很善良。”

“所以,请为了我们而死吧。”

“这是为了弱小的人类能够在妖怪横行的世间生存。”

“这是正确的,这是大义。”

“这就是这世间的阴阳之理。”

他听见对男孩施虐的人这么说。

看吧,他们对你做的就是这样的事。

一个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炸得他头痛欲裂。

“……我可不记得有被做过这种事。”

他忍着痛回答道。

那声音冷笑了一声,是吗?

“我在他那么大的时候,每天都在河里捉螃蟹。”

那真的是你吗?

“当然。”

自己去验证一下如何?



【04】

这一次的梦境是他自己的记忆。

那是多年未见的景象。盛夏的阳光直射在他身上,空气中满是水和泥土的气味,蝉在草丛中不知疲倦地鸣着。耳边传来男孩子稚嫩的欢笑。他抬眼,儿时的伙伴们衣服上沾满了泥水,正试图用从家里带来的麻绳将螃蟹脚捆住。他们中间隔了一条河。

“xx,快来,我们一起来比赛谁抓的螃蟹更多吧!”

“xx,别在那里发呆了!”

他们的一言一语在他耳里都十分清晰,连口音也是他所熟悉的那一种。

但每当他的名字被提到时就变得模糊不清。

“xx,快过来吧!要丢下你了哦!”

他莫名不安起来,仿佛儿时抱着螃蟹却迎来一屋子的血腥气时的绝望。叫我的名字,别叫我xx,我叫晴明——他想这么说,却如鲠在喉,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男孩们的身影渐渐远去。

他想跟上去,河里却突然伸出手来抓住了他的脚。他低头看去,自己的倒影向他坚定地摇头。

不行,你不能去。

倒影开口,是和梦中一样的声音。他惊异地看着自己暗色的倒影,问道:“你是谁?”

我就是你啊。

他伸手去触碰河中的自己,却碰到了硬邦邦的像是铜镜一般的河面。盛夏的热气在空中蒸发,他打了个冷颤。

“你究竟是谁?”

镜中影动了动,冷笑了一声。

你竟然都想不起来了吗。

你听说过拯救平安京的阴阳师的故事吗?

“那个活了千年的阴阳师?”

影子点了点头,不过人是不可能活一千年的,普通来说。

“……那是怎么回事?”

一千年以前,那位阴阳师拯救了平安京。他的力量很强大,当时几乎没有妖怪敢接近平安京,人们的生活平和而幸福。

但是随着阴阳师渐渐老去,人们开始害怕一旦阴阳师死去,平安京便会回到以前的状况,他们会再次被妖怪蚕食,活在绝望之中。

于是人们将那位阴阳师的灵魂困在世间,强迫他转生。

记忆深处仿佛有什么被唤醒,一股寒意顺着他的脊背往上爬。晴明猛地捂住耳朵。

“别再说了。”

人们还试图啃食那位阴阳师的灵魂和他的转世的血肉,想要从中获得力量以从妖怪手中保护自己。

“别再说了!”

他的转世就是那些男孩们。

你也是其中一个。

“都告诉你别再说了!”

晴明一拳打在河面上。河面上出现细小的裂缝,黑色的影子变成扭曲的一团。

呵,影子冷笑,终于想起来了吗。

你也曾遭受过非人的虐待,还被植入了虚假的记忆。

被这样对待的你,难道不憎恨人类吗?

“……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样的。”

他大口呼吸着,试图平复自己紊乱的心绪。

不,你错了,影子说道,人类都是那样的。你知道为什么在你小时候你的母亲会教导你“不要违背阴阳之理”吗?

就好像她知道你今后很有可能会做出逆转阴阳的事情一样。

“……教导自己的孩子不要做错事,不是很正常吗?”

因为就是她剥开了你的灵魂和骨肉送给人们。

“……”

看吧,你无法否认,因为这就是真相。

人类就是这样丑陋而自私。

他们对你做了不可饶恕的事。

都是人类的错。

“闭嘴。”

为什么你一定要被他们吞食呢?

为什么你一定要牺牲自己呢?

因为他们口中虚伪的“大义”和“阴阳之理”吗?

河中的影子咧开嘴笑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把这个世界的阴阳之理推翻吧。

“……我不会这么做的。”

不,你会的。

因为我会这样做。

而我,就是你啊。

“……不对,不对。”

晴明极力否认,但他感到自己大脑一片混乱,胸腔中仿佛有气流乱窜。他一只手撑在河面上不让自己倒下去。

你还在否认什么呢?

我说的都是事实,不是吗。

影子的声音越来越响亮,晴明颤抖着双手,视线模糊。似乎有扭曲的意识流入了他的身体, 晴明全身一阵剧痛。他手臂一软,瘫倒在河面上。

在剧痛和朦胧的意识中,晴明突然有了一个荒唐而疯狂的想法。

“……不,你不是我。”

他挣扎着说道。

“就算以前是,只要分开就不是了。”

然后仿佛梦境结束了一般,镜一般的河面碎成一片一片,黑色的影子也随之碎裂,远去。

你确定要这样做吗?

你确定在一次又一次被加害后,还要保护人类吗?

“因为我认为该这么做。”

……你会后悔的。

“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05】

当晴明醒来时,黑夜山的山顶阴冷而潮湿。他慢慢从草地上坐起身来,仰头看着满天的繁星,头脑一片空白。



end.

日常

*我决定信了产什么粮出什么的玄学

*漫画境界触发者与手游阴阳师相关同人,对人物的一切权利属于漫画作者苇原大介与手游运营方网易

*请网易爸爸赐给我一只福山润!请网易爸爸赐给我一只福山润!请网易爸爸赐给我一只福山润!

*鸟南cp向注意

*声优梗注意

*乌丸京介—茨木童子(cv福山润)
*小南桐绘—神乐(cv钉宫理惠)
*出水公平—首无(cv石川界人)
*木崎怜士—大天狗(cv前野智昭)
*休斯—妖狐(cv岛崎信长)




乌丸京介一走进玉狛支部便感到某种毫不掩饰的凌厉视线。他挑了挑眉,环顾了一下客厅。离门最近的是正趴在雷神丸上打瞌睡的林藤阳太郎,他身后是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休斯。沙发对面的茶几上趴着战死在作业沙场上的出水公平与米屋阳介,而负责指挥他们的宇佐美栞则悠闲地坐在休斯身边喝茶。再往里便是接通二楼的楼梯,乌丸京介的徒弟三云修与师傅木崎怜士同时从上面走了下来。前者看到他后立即礼貌地问候:“乌丸前辈早上好!”而后者只是简单地点了一下头。

经三云修这一问候,客厅里的其他人仿佛才发觉他的存在,也纷纷抬起头以各自的方式打招呼,他一一点头回应后便径直走到那凌厉视线的发出者身边。看着难得安静地托腮沉思的少女,乌丸京介叹了口气。

“小南前辈,发生什么了吗?”

“那个……鸟丸,”小南桐绘有些犹豫地开口了,“我今天一直在想……就是……”

“嗯,是什么?”

“鸟丸你莫非是……特殊兴趣爱好的拥有者?”

此话一出,客厅内的所有人包括雷神丸都转过头来以微妙的眼神看着他们,阳太郎鼻子上的泡泡一下子破开。乌丸慢吞吞地思考了一下所谓“特殊兴趣爱好”的具体含义,尽管他从小南桐绘的眼神里猜出了个大概,但他还是发问了:“小南前辈,特殊兴趣爱好是指……”

“嗯……就是很想……被一个……强势的同性……压制的……”小南吞吞吐吐,斟酌着要怎样把话说得隐晦又能让人明白。出水与米屋手中的笔一下子掉了下来。

“……为什么这么问?”

“…其实……”






“你说你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里京介是个头上长角的基佬,加拿大人变成了一个带着大尾巴的少女诱拐犯,而弹巴嘎则没了脖子用脑袋跳绳?!”米屋阳介拍着桌子自顾自地哈哈大笑了起来,“然后因为你觉得那个梦境很真实就问出来了?哈哈哈哈小南你是傻吗?很傻吧,对吧,弹巴嘎!”米屋边笑边使劲拍着出水的肩,却发现对方难得地没有回应。

“……弹巴嘎?”

“叫谁弹巴嘎你这枪巴嘎,”出水像是条件反射般地回了一句,而后继续皱眉沉思起来,“我只是觉得,好像我也做过相似的梦……”

“……弹巴嘎你脑子烧坏了么。”

“……不,米屋前辈,我也做过相似的梦,”乌丸托着下巴扫了一眼休斯和怜士,“并且好像还不止我们,对吧,休斯,怜士桑?”

“真是无聊,梦只是梦而已。”休斯把头侧向一边,依旧闭着眼睛。

“虽然大家做同一个梦听起来很诡异,但我也这么认为。”玉狛的冷静肌肉向休斯投了一张赞成票。

明明在梦里是一只穿着道袍拿着团扇长着翅膀的不明生物,竟然还能面不改色……真不愧是怜士桑,乌丸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但是为什么会大家做同一个梦呢?”小南晃着脑袋问道,她后脑上的羽毛状呆毛也跟着前后摇摆。乌丸极力忍住想要去揪一揪那根羽毛的冲动,回答道,“小南前辈你知道吗,边境总部基地在平安时代是曾是一个巨大的神社,虽然在大规模进攻的时候被近界民摧毁了,但是数百年来的要说还凝聚在那里。”

“妖气?”小南瞪大了眼睛,一副被吓住的样子。其余人都选择性无视他们,低下头继续各自的事。

“是的,据说那里的妖气会侵蚀人的精神,把活人当宿主,借由梦境来慢慢控制人类,最终将宿主的身体据为己有。”

“诶?那要怎样才能驱除妖气?我可不想被占据身体啊?”小南一下子站起来,慌乱地抱住脑袋。

好可爱,被萌到了的乌丸咳了一下以掩饰自己的失态,“只要小南前辈穿上迷你浴衣,撑上纸伞就能驱除。”

“真的吗?这么简单?”

“对不起,是假的。”

“……诶?”

“全部都是假的。”

“……你竟然敢骗我!”

小南头上的羽毛一下子炸起来,揪住乌丸的脸开始用力拉扯。任由她拉扯自己的帅脸,乌丸顶着一张扑克脸想,梦中穿着迷你浴衣的小南前辈是真的挺可爱的。

下次再随便找个机会骗她穿迷你浴衣吧。(笑)

乌丸默默伸手比了个v。


end.

【业樱】MODE SHIFT

*漫画暗杀教室业樱cp向同人,对人物的一切权利属于作者松井优征。

*傲娇业设定。

*E班毕业两年后设定,中村莉樱17岁,赤羽业17岁。

*浅野学秀友情出演。

*不是秀业秀,不是秀业秀,不是秀业秀!

*含对莉樱的进路捏造。

*作者依旧有病。



【01】

对于浅野学秀来说,赤羽业是全年级最脱离他掌控的人。没有之一。

他的个性就如同他火红的发色一般,张扬不羁而难以预测。迟到,翘课,不穿校服,再加上他原本就不小的名声,使得赤羽业在升上高中仅三个月后便成为了全校的焦点,不管走到哪里都有一群路人对着他指指点点。然后那些倒霉的路人们第二天便会在自己的笔袋里发现蠕动的毛虫,或是在书包里摸出几只脏兮兮的肥老鼠。

浅野学秀在收到好几封类似的投诉信后便气势汹汹地去找赤羽业当面对质。而当事人倒是显得云淡风轻,既不否认自己的罪行,甚至连一句辩解也没有。赤羽业只是耸了耸肩,给出了一个不算理由的理由:“我不喜欢被人评头论足。”

浅野学秀突然想起自己几天前收到的全校学生的《第一学期反馈调查表》。在几乎三千多份问卷中,只有赤羽业一人划掉了“喜欢的东西”那一栏,还密密麻麻地写满了讨厌的东西,其中第一项就是“被评头论足”。想到这里,浅野学秀没头没脑地冒出一句:“你好像有很多不喜欢的东西。”

“不错,”赤羽业点头承认,“我喜欢的东西并不多。”



【02】

“赤羽,理事长找你商量学园祭的事情。”

“诶,不要。”赤羽业懒懒地靠在椅背上,“我不喜欢这种事,麻烦。”

浅野学秀叹了口气,“这次美国伯明翰私立高中会在学园祭期间来我校交流,他们指名要你帮忙。”

“什么高中来着?”

“美国伯明翰私立高中。”不耐烦地重复了一遍。

就在浅野学秀已经开始估摸着该找谁来代替赤羽业比较好时,红发少年却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走吧。”

说罢便自顾自地走向教室的门。浅野学秀不解地盯着他的背影,足足花了半分钟才意识到他是答应了,然后便迈步追上他,两人并肩拐进走廊。

教室外一片嘈杂,到处都能听到各班为准备学园祭而争吵讨论的喧闹声。赤羽业突然停下脚步,指着右边的一个岔道说道:“呐,浅野,可以从这边走吗?”

“啊?”浅野学秀疑惑地皱起眉,“可以倒是可以……”

话音未落赤羽业便径直转向右边,浅野学秀嘀咕着“但那样不是会绕远路吗”,跟着他拐进了岔道。

那条岔道偏僻而窄小,此时这里也只有散落一地的纸质资料,和手忙脚乱地捡起这些资料,身穿伯明翰高中校服的金发少女。好像在哪里见到过,浅野学秀拖着下巴试图回想。

就在他努力回想的时候,赤羽业已经上前,一边俯下身帮少女捡起资料,一边用戏谑的语气说道,“在干什么呢,你这蠢……”

话未说完赤羽业便被浅野学秀狠狠地翘了脑袋。“那可是我们的客人啊,”浅野学秀压低声音警告赤羽业,随后转向金发少女,绅士地伸出手,“Are you alright……”

“业!”浅野学秀伸出的手尴尬地僵硬在空中,“你怎么——话说谁是蠢蛋啊你这混蛋!”

看着语气熟络,已经有开始掐对方脸颊趋势的两人,浅野学秀猛然记起,那金发少女也是前E班的学生,名字好像叫——

“好了,快告诉我你来这里干嘛?”

“我倒是想问你为什么在这里,这里很少有人经过的吧?”

“嘛……因为我对中村你的声音很熟悉。”

——中村莉樱。

浅野学秀和中村莉樱同时睁大眼睛。

“干嘛那么一副表情。”

“没有,”中村莉樱摆摆手弯起眼角笑了,“话说业你什么时候也来我们学校玩吧?”

“诶~不要,美国太远了。”

中村莉樱狠狠敲了一下那头凌乱的红毛,“你还敢嫌远!”

“所以说,中村你来我们这边就好了啊。”

看着说话间已经拾起资料整理好并向着目的地前进还边走边打闹的两人,浅野学秀无奈地笑了笑。

——“我喜欢的东西并不多。”

完全交给赤羽应该也没问题吧。这样想着,浅野学秀转身悠闲地向教室走去。

END.

午觉 17岁组粮食向 主米屋、出水

*漫画world trigger境界触发者粮食向无cp同人,队人物的一切权利属于作者苇原大介。

*两个思春期的无忧无虑的巴嘎设定。

*从初一开始就同班的弹巴嘎和枪巴嘎设定。

*含对17岁组的进路妄想。

*依旧作者有病。



【01】

学校的保健室里新来了一位医科大学的美女实习老师。

当这个消息传到米屋阳介和出水公平耳里的时候,他们俩立即一脸兴奋地趁下课赶到保健室想要一睹芳容。那里已经被同样兴奋的男生们围得水泄不通。出水和米屋凭蛮力挤到前几排,在攒动的脑袋之间踮起脚尖,透过男生们凌乱的发丝窥见美女老师的脸。

美女老师留了一头乌黑的长发,身材纤细,长了一张温柔的脸。确实漂亮,出水和米屋交换了一个惊艳的眼神,然后便被身后冲上来的一大堆混小子们挤出了人群。

郁闷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米屋和出水对那一群额头上明显写着“思春期”的男生们做了个鬼脸。然后这两个额头上同样写着“思春期”的17岁少年便一边讨论着下午要不要以防卫任务的名义翘课来保健室睡午觉,一边悠闲地走向食堂。


【02】

男子汉出言必行。当讲台上的数学老师开始慢悠悠地发试卷时,出水果断地举起手,学着自己某位鸟窝头帅哥后辈一本正经地胡诌说自己和米屋接到了防卫任务。白发苍苍的资深数学教师推了推眼镜,颤巍巍地点头答应。然后出水毫不犹豫地重重一掌拍在前桌打瞌睡的米屋后背上,不理会对方的起床气将其拖出了教室。

好痛啊弹巴嘎你干什么,米屋龇牙不满地说。枪巴嘎你还敢不满,出水说着又一掌打在米屋的后背,我可是把你从数学考试里救了出来。一来二去这两人便打闹起来,一路勒脖子掐脸糊里糊涂地到了保健室。

最后满身淤青,衣衫不整的米屋和出水如愿以偿地躺在保健室的床上,看着窗边的美女老师傻笑,慵懒得就像两只猫。午后的阳光像金色水浆般肆意泼洒,或许是躺久了躺出了倦意,不知不觉间两人都以诡异的睡姿睡着了。待到睁眼时已经是黄昏,被门卫大叔催着下班的美女老师抱歉地向他们说明了情况,叮嘱了几句后便道别了,留下还一脸睡眼惺忪的米屋和出水。



【03】

那之后他们便像是上瘾了一般,坚持每天翘课去保健室报道。时间一长,饶是好骗程度和边境No.3攻击手有得一拼的和蔼数学老爷爷也不得不起了疑心。最终班主任打电话向边境本部确认米屋和出水午后没有防卫任务后,将他们俩叫到办公室狠狠训斥了一顿并剥夺了他们去保健室睡午觉的权利。

虽然去保健室和美女老师相处的时间就到此为止了,但不知不觉间午睡已经成为了习惯。一到下午米屋和出水就容易犯困,到头来还是以不同睡姿打起了瞌睡,落得一个被罚在教室外提水桶的下场。

但实际上,两个水桶对米屋而言根本不痛不痒,对出水来说虽然略重但也没到提不动的程度。因此两人该犯困的时候还是照旧犯困,就连在数学高考进行到一半时也照常午睡。你们两个笨蛋,听说了这件事的三轮秀次冷着脸吐槽道。两个当事人倒是一脸无所谓。反正也不会做,米屋说着打了个哈欠。出水接着也打了一个哈欠,反正也做完了。然后两人以高频率的神同步脸朝下趴在桌子上,开始打鼾。

……你们爱怎样就怎样吧。叹了一口气,三轮丢下这两个养成了坏习惯的瞌睡星人回到了自己的考场。




【04】

最后高考成绩出来后,三轮出水米屋三人的成绩ABC排得很整齐。三轮怨念地盯着自己唯一没能拿满分的国语,出水得意地在自己满分的数学那一项旁画了一大堆小行星,米屋看着自己刚刚跨过及格线的总分鼓掌欢呼。

拿到成绩后便是家长会,填志愿,然后就是等待大学录取通知书。三轮选择不上大学专注于边境的防卫工作,成为了继迅悠一之后的第二位实力派无职。出水在父母的建议下进入了三门市立大学,米屋则走了太刀川庆的老路,以“边境推荐”的方式溜进了同一座大学。同样进入三门市立大学的还有奈良坂和辻,不过他们两个是高二时就确定保送的。

再之后便是选专业。出水拿着手里的专业一览表迷惑地挠着脑袋,米屋在一旁同样一脸迷惑地咬着笔杆。纠结了许久后出水选了看起来比较有趣的建筑系,米屋也懒得再思考就选择了一样的专业。

去教导处交完表格出来后遇见同样去交表格的奈良坂,身后还跟了好几个热心帮他的学姐。可恶的帅哥,出水愤愤地咋舌。米屋伸长脖子瞄了一眼奈良坂手里的表格,然后同样愤愤地惊呼出声,奈良坂你竟然选文学系,难道是看上了那里女生多吗!笨蛋,竹笋王子波澜不惊地开口,只是这个专业比较适合我而已。然后便和米屋出水擦肩而过,完全不理会那两人在自己背后悄悄做的鬼脸。



【05】

事实证明,选择建筑学系绝对是出水人生中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同时也是米屋人生中做出的最愚蠢的决定。出水很适合学建筑,多年的射手经验让他拥有了异常优秀的空间感和计算能力。米屋恰好相反,建筑学所需要的优秀资质他一项都没有。我看你应该去体育系,出水拿着米屋个位数的试卷吐槽道。我也这么想,米屋叹了一口气,要不我明天就去把转需手续办了吧。

快去快去,今天就去,说着出水在米屋屁股上踢了一脚。干什么你这混蛋!米屋抱着屁股怒吼,同时也伸长了腿想要回他一记。这是和枪巴嘎最后一次在一个教室里上课的纪念啊,出水说着把椅子移到墙边远离米屋。

这么一说,这还真是和弹巴嘎最后一次在同一间教室上课。上课几十分钟后,将手中的笔转了个圈,米屋才突然反应过来。

和弹巴嘎同一间教室上课已经有多少年了呢?

从初一开始,1、2、3……米屋难得认真地掰着手指头数数,已经6年了啊,真是够长的啊。想着想着他突然感到一阵困意袭来,抬头一看墙上的钟,果然,到例行的午睡时间了。

光明正大地趴下,米屋向右转头正打算告诉出水老师来了帮忙叫醒自己,却发现出水已经靠在窗户上睡着了。午后的阳光下他的金发有点刺眼,嘴角还挂着一滴口水。机会来了,米屋勾起恶质的笑,伸直腿,在出水的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

你这混蛋!于是安静的教室里炸出一声震耳的咒骂。

……那是什么,路过的辻抱着一大本书指着教室里正进行着追逐战的出水和米屋,以及不知所以然的教授和同学。嘛,不用管他们,身边的奈良坂低下头漠然地整理着自己的文件夹,一直都是这样。

至于今后没法再在同一间教室上课的米屋和出水被系主任狠狠大骂了一顿并被迫贡献了长期的体力劳动作为惩罚但也因此继续了他们深厚的革命情谊的故事,就是后话了。

END.

作者后记:嘛,其实这是文艺欢乐向来着2333

其实我写这篇的时候完全怀着一种“那夕阳下奔跑的背影,是我们逝去的青春”般的中二情怀(正经脸)

主要是因为楼主最近自己要毕业了,大概就会和初一开始就一直在一个班,然后一起考上了新加坡现在还在一个班的好朋有分开了,在这种情况下有感而发就写了这篇文。

希望大家能看的愉快~